您的位置 首页 创业项目

边念大学边创业,20岁电商小哥在美国给妈妈买了套四居室

他6岁移民美国,因家境贫寒,10岁开始在eBay上倒卖二手物品;后来,他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金矿——阿里巴巴B2B国际站。

✎文|倪轶容

“我来到美国,是因为我听说,美国的道路都是金子铺的。但是当我来到美国,却发现,第一,这里的道路并不是金子铺的;第二,它们甚至都没有被铺过;第三,他们希望我来铺路。”这是一位意大利作家,在描述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移民潮时,写下的句子。

而这一切,就是Simon Wang最初在美国所经历的。

Simon Wang的中文名字叫汪哲鋐,出生在台湾,父亲是中国人,母亲是泰国人。6岁时,他跟随母亲移民到美国,去投奔一位阿姨。然而,汪哲鋐对美国最初的印象,就是飞机落地之后,他们不被允许入境,因为他的妈妈不会说英语。

汪哲鋐和母亲

一番折腾之后,母子二人在爱荷华州的一个小镇定居下来。在之后的岁月里,因为贫穷,不了解美国文化,而且是当地极为少数的亚裔,汪哲鋐常常受到同学的欺负。而他的母亲为了养家,不得不在工厂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。

这一切,让汪哲鋐很早就体验到生活的不易,也决定做点什么来帮助母亲。从10岁起,他就在eBay上嗅到了商机,通过转卖二手商品来赚差价。之后,他又找到了货源更为丰富的阿里巴巴B2B国际站(Alibaba.com),从上面大量进货,然后在美国的电商平台上贩卖。

和常规的打工工种:去餐厅当服务员、刷盘子、洗车等相比,电商更快地帮助汪哲鋐实现了财富的积累。19岁时,他用自己赚来的钱,为母亲买了车,20岁时,他为母亲买了一套四居室。

与此同时,做电商生意也没有影响学业。他被爱荷华州立大学录取,并在就读期间,获得了各种奖学金——要知道,他所在的高中,六个人中,只有一个接受了更高等的教育。

在eBay上发现商机

高大、结实的汪哲鋐,长着一张“显嫩”的亚洲娃娃脸,但言谈举止之间,已经完全是美国范。

刚到美国时,汪哲鋐既不会说英语,也对美国文化一无所知。在学校,当同学们谈论起教堂、橄榄球赛,他往往是一脸茫然。“我所在的地方是个很小的小镇,不像纽约那么国际化,有各色人种。”汪哲鋐说,从小学到高中,他一直是班上唯一的亚洲人。

让情况变得更糟糕的,是贫穷的家境。汪哲鋐家有四个孩子,他是其中最小的。在台湾时,父母二人努力工作,才能养得起一家人。如今,为了更好的教育,更多的机会,母亲倾其所有,带他来了美国。等到在爱荷华州安定下来,母亲的积蓄已经所剩无几。

汪哲鋐依然记得,那时候自己经常跟着母亲,不停搬家。一开始,他不明白,为什么好不容易找到一处住所,却又要走。后来,他才明白,那是因为母亲付不起房租,不得不去寻找更廉价的房子。而常常穿着不合身的旧衣服去上课的他,也没少遭受同学们的嘲笑和欺凌。好多次,他是哭着从学校里跑回家的。

但是,汪哲鋐有一位非常爱他的母亲。为了他,这位泰国女子先后在餐厅、工厂等地打工。汪哲鋐依然记得,每天早上,母亲5点不到就要起床,然后匆忙赶往工厂。当她回来的时候,天都已经黑了。而母亲赚来的工资,仅够两人糊口,以及勉强支付西蒙的学费。

这让涉世未深的汪哲鋐,有了强烈的赚钱冲动。而他的出发点相当简单:为了让母亲可以不用那么辛苦。

在美国,未成年人很难找到打工的机会,当时的西蒙只有10岁,几乎什么都做不了。不久,汪哲鋐在电视上看到了电商平台eBay的广告,萌发了做电商的念头。

因为eBay规定,13岁以上的人才可以成为用户,汪哲鋐只好用妈妈的信息去注册了一个账户。他最早在eBay上贩卖的,是二手篮球鞋。每年,美国的中学都会举行很多篮球比赛,同一球队的队员们会买篮球服、球鞋等“装备”。到了第二年,这些装备会进行更新迭代,旧的球鞋就会被扔到一边。

除了学业、生意、工作,汪哲鋐还特别热爱运动

汪哲鋐注意到,一些同学淘汰下来的球鞋,甚至是乔丹等名牌鞋,而且几乎没穿过几次。于是,他以5美元的价格,向同学收购了这些二手球鞋,在eBay上转卖。当时,一单差不多能赚50-100美元的差价。对于一个10岁的孩子来说,这无疑是一笔巨款。

尝到甜头的汪哲鋐,开始持续投入到这个生意中去。在高中快毕业时,他索性直接去购买当地商店的剩余库存。手机、水笔笔芯、戒烟糖……几乎什么都卖过。

汪哲鋐的生意越做越大,但是,慢慢地,他的货源开始枯竭。当地小商店的剩余库存,已经很难支撑起他的线上生意。

“有没有一个平台,能让我源源不断地获得数以千万计的产品?”汪哲鋐寻思。

巧遇阿里巴巴

巧的是,考上了爱荷华州立大学的汪哲鋐,意外认识了一位在阿里巴巴速卖通(Ali Express)工作的校友。在谈起自己的电商生意时,汪哲鋐向她诉苦,觉得生意遇到了瓶颈。“那你为什么不试试Alibaba.com?”对方回答。

这是汪哲鋐第一次听说阿里巴巴,上网一搜,他惊呆了。Alibaba.com上,有浩如烟海的产品,在品质不差的情况下,这些产品比美国小店的商品,要便宜很多,可谓高性价比。汪哲鋐觉得自己挖到了金矿。

就这样,汪哲鋐的生意又迎来了一个飞跃。彼时,他在美国的交易平台也从eBay,扩展到了亚马逊和Shopify (北美非常流行的一个跨境电商平台)。

大二时,汪哲鋐认识了同校的美国学长,比他大一岁的伊万(Evan Berryman)。和汪哲鋐从底层奋斗起来的背景不同,伊万的父母都是大学老师。伊万被汪哲鋐的故事吸引,而汪哲鋐也觉得,伊万在很多地方和自己互补。于是,两人一拍即合成为生意搭档。他们从Alibaba.com上批发婴童触感玩具,然后去美国的电商平台上销售。

伊万

伊万曾在卖家自述中撰文表示,做电商生意,不仅仅要有前瞻性,还要有出众的表达和沟通能力。“Alibaba.com的优点,在于信息全面翔实,不用跑到现场,你就能对要买的产品,有个清晰的概念。”伊万说。不过,即使如此,要用好这个平台,依然不容易。

通常来说,汪哲鋐和伊万会首先对产品有一定的构思,然后再依照这个构思去选择和订购。但是他们曾经收到过完全不符合他们期望的产品。

汪哲鋐和伊万

“这并不是生产厂商的问题,而是我们没有说清楚到底要什么。”伊万说。这些失败经历,也让两个年轻人决定花更多时间去做功课,并和厂商进行前期沟通。为了进一步了解中国不同地区工厂的产能、优势等,汪哲鋐和伊万还在去年年底专门来了一趟中国,走访了宁波、义乌等地区。

为妈妈买了一套四居室

2016年,19岁的汪哲鋐用自己赚来的钱,为母亲买了一辆车。去年,他又在距离爱荷华州车程一个半小时的印第安纳州,为妈妈买了一套四室一厅的房子。“妈妈当然高兴得不得了,也很为我自豪。但可能是亚洲人勤劳的天性,她现在每天依然坚持工作10个小时。” 汪哲鋐说。

这种勤劳的天性,也融在了汪哲鋐的骨血里。虽然在美国生活已经长达15年,但汪哲鋐依然认为,自己更喜欢中国文化,也觉得自己在很多方面更像中国人。

比如,在大学里,他常常身兼多职,曾一边上课,一边实习,一边做电商生意。去年,汪哲鋐意外获得了一份全职工作的机会,在一家公司做数据分析师。从此,他更是火力全开,每天早上4、5点钟就起床,在健身房练一小时之后,就投入到学业、事业、电商生意的切换模式中,一直忙到晚上11点左右入睡。“很多时候,我不得不在午休的一个小时里,跑去和教授讨论论文的事儿。”汪哲鋐说。

相比之下,他觉得身边的很多美国同龄人,没有他那么努力,尤其缺乏对“机会”的认知和掌控能力。“我生长的小镇,能在高中之后接受更高等教育的人,比例非常低。我常常问他们,为什么不努力再去申请一个学校?他们总是告诉我,小地方,教育资源匮乏,所以他们的成绩不如人,申请不到。”但实际上,美国的图书馆都是免费的,现在网上也有很多信息和资源,在汪哲鋐看来,只要有心,一定可以让自己变得更优秀。

汪哲鋐在上海

去年的中国之行,让汪哲鋐有了一种强烈的归属感。“在中国,节奏更快,每个人都很忙碌,很充实。”他说,自己更喜欢这样的文化。尤其当他参观了阿里巴巴园区之后,更是对这家“快速奔跑”的公司有了深深的赞叹。“我特别佩服马云,我觉得我和他很像,都是从门外汉开始学英语,然后通过电商,做全球的生意。”汪哲鋐说。

汪哲鋐参观阿里巴巴

汪哲鋐的专业是“商业和企业家精神”,实习、工作和电商实战经验,则让他对这个领域,比一般同学有着更为深刻的认知。比如,他认为,想要从商,耐心和坚持不懈的品质很重要。此外,他也觉得,如果第一阶段的商业是为了生存,那么第二阶段的商业,则应该被赋予更多利他的色彩。

高中时期,汪哲鋐做电商的“事迹”,在他生长的小镇广为人知。慢慢地,就有人找上门来,向他请教,怎么在电商上卖产品。“我们那儿一共只有4000个人,很快大家都知道了。” 汪哲鋐笑着说。找他的人,多为小店主,贩卖当地特色食品等产品。于是,汪哲鋐就会抽时间,帮他们去电商平台上开店,而效果也还不错。直到上了大学,还有小店主来邀请汪哲鋐回去,帮他们运营网上的店铺。

这件事,让汪哲鋐觉得特别有意义。随着如今电商的竞争越来越激烈,亚马逊等平台的限制越来越多,他也开始认真思考下一步的转型。“有可能,我会开个咨询公司,专门来帮助美国当地的中小企业主做电商,为他们创造价值。”他说。

关于作者: 创业君

热门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