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位置: 首页 > 网络创业故事 > 正文

人人网,被陈一舟玩坏的“宠儿”

本文作者: 4年前 (2014-07-04)

人人网最早叫校内网,成立于2005年,以用户实名制为基础,发布短短三个月时间就迅速积攒30万的用户,垄断中国大学生用户80%以上的市场份额。之后,为突破校内网在名称上对自身发展所产生的瓶颈限制,对校内网做出战略调整,正式将校内网更名为人人网。人人网,被陈一舟玩坏的“宠儿”

“人人网,很可惜啊,当年犯了战略性失误,否则也许早就是中国的FaceBook了”。陈一舟还没从“内讧门”的动变中走出,微博上的吐槽继续拨动着这位麻省理工毕业生的神经。

诚然,在过去的数年中,迈出“象牙塔”的人人网走过太多弯路,对大众社交想入“菲菲”,让校内网,这个承载数界大学生记忆的网站逐渐被边缘化。

想必是陈一舟对买来的“儿子”(500万从王兴手中购得人人网)报以重望,收购之初人人网就被赋予“过大”的野心。此后,本就模仿FaceBook而建立的人人网采取跟随策略,在陈一舟的带领下四面“突围”。

但与扎克伯格的扩张注重人才和技术不同,陈一舟则侧重利用人人网的社交关系向诸如视频、游戏、电商、内容等领域渗透。换而言之,如果说扎克伯格的并购与自主研发都是为了服务于FaceBook自身,那么陈一舟则是把人人网当做向互联网主流领域延伸的工具。基于这样的逻辑,56网、人人游戏、糯米网、人人爱购、人人小站应用而生,并不断从人人主站上吸取养分。

有理由相信,当初人人走出“校内”的战略背后其实深藏着陈一舟“贪大求全”的隐性目标。如此一来,人人网越做越重,重心放在蛮目扩张,无法给毕业的学生一个继续使用的理由,被用户活生生的抛弃。

“他妄图用人人吞下整个中国互联网。”伴随人人网由风光无限,到黯然落幕,踩在facebook的肩膀上,陈一舟背上”学虎不成反类犬”的骂名。

另一方面,错失社交移动化的先机,也成为陈一舟为人所诟病的理由之一。在PC端被微博抢走了风头之后,在移动端,微信、陌陌等社交软件的崛起让不肯改变的人人吃尽苦头。简而言之,在用户向移动端迁移的过程中,人人没有一款真正成功的核心产品。究其原因,在移动端战略上,人人网只是简单地吧移动客户端与PC客户端进行“一体整合研发”,也就是说仅仅是把人人网从Web端平移到了移动端。放弃深耕人人网移动客户端之后,眼看微信等社交产品风头正盛,陈一舟和人人又把主要精力放在研发语音及图片社交产品 “啵啵”和“美美”上。

人人网只有走差异化的道路才能在行业有一席生存之地。可惜为时已晚。显然,最后人人网的这类移动跟随策略不仅没有成功,自身的核心业务在此过程中亦被削弱。

事实上,在不久前人人公司召开的财报电话会议上,陈一舟反观微信的庞大用户群,认为如果人人在移动端单纯的复制微信的模式,难以在市场立足,在脱离校园多年后,陈一舟又拿起了“校园牌”。

“我爱校内网,他让我找到我失去联系很久同学们,但我不爱人人网,……找不到我要的东西。”当然,重回细分市场,对于人人而言,未来如何尚难言说。

但就此类转型来看。从“校内”到“人人”再到“校内”,其实是陈一舟的战略摇摆不定的表现。这从侧面反应了人人网在过去几年中在战略制定上的软肋。我以为,此次的重返校园,亦凸显出人人网战略退缩之意,参考热胀冷缩之理,人人网已经进入寒冬。而陈一舟也正在为其不断犯下的战略错误付出代价。

创业故事网:古诗《有志》中有这样几句话:吾非千里马,然有千里志。旦旦而为之,终亦成骐骥。由此反观人人网的没落,感触颇深。企业的成功,创新只是手段,背后的核心价值观和矢志不渝的坚持才是根本。人人网,或许真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