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创业资讯

五大创业“伪风口”:创业不简单,三思而后行

” 我说创业成功百分之八十五都是运气,所以我只相信命。” 雷军曾经在徐小平真格基金的小范围研讨会上,讲过这样一句话。

不管外界如何去解读,雷军后来对这句话是有一番解释的:因为有运气的存在,所以对于成功者来说,还是要保持持续地努力;对于失败者来说的话,其实也不用怨天尤人,因为有些东西真的是上天注定。

在创业这件 ” 苦差事 ” 上,机遇恐怕真的并不平等,当然了,前提首先是每个创业者都要玩命付出。这个过程并不亚于 ” 西天取经 “,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,整合多方资源,与天斗与人斗,最后再加上那无法预知的一丝运气,方能获得成功。

然而很多年轻的创业者并不这么认为。或许其中很多人笃定,成功是可以复制的。他们一旦看到哪个行业,哪种业务发展迅猛且前景广阔,就会试图将模式和思路 ” 学习 ” 一番,稍加创新,再复刻一份 ” 成功 “。

这种思路和行为,便是盲目跟风。盲目的原因是,大家都似乎看到了 ” 风口 “,并且都认为风口下面的成功机会大(比如已经一地鸡毛的共享单车市场);同时还有人认为资本都在风口周围等着,撞上风口就是拥抱资本(比如几乎都获得过融资的共享项目)。

这种心态,就是在赌运气:赌上了一步升天,赌不上就重新再来。

我们不知道这种思路下已经有多少失败案例发生,只是感觉其中一定有一些规律可循。在与众多企业和团队的创始人交流之后,懂懂笔记汇总了过去一年五大伪 ” 风口 ” 案例,希望这些故事能为更多人带来一些启示。

O2O:巨头的 ” 斗兽场 “,创业者的 ” 屠宰场 ”

O2O 概念自从被大规模引入到国内互联网创业圈,便成为大量创业者 ” 颠覆 ” 传统商业的首选模式。在互联网创业兴起的那几年,O2O 模式从餐饮、美容、家政、生鲜渗透到了教育、医疗、交通、地产等更多领域。

O2O 模式理解起来虽不难,进入门槛也并不高,但却未必适合每一个传统商业领域。在经历了激烈的市场竞争之后,无数 O2O 创业项目被淘汰出局,只留下一地鸡毛。也有新的 O2O 项目尝试在垂直领域里打开局面,行业热度依旧高涨。

” 对于我来说,现在就只有期盼着有人来收购我们的项目了。”O2O 平台 ” 简送 ” 创始人吴泊利告诉懂懂笔记,他是在三年前和朋友一同组建了这个便利商品快送平台,用户只要在 APP 或微信上下单,附近划片 ” 巡逻 ” 的骑手就会在距离用户最近的便利店购买商品,并送货上门,” 那时候,外卖 O2O 还没有过多涉及便利商超,这是一个独特的垂直领域。”

每到冬天,他这个由 ” 懒惰 ” 催生的 O2O 项目生意就异常火爆,即便是在没有极端寒冷天气的深圳,每天订单量也都轻松过万。每单配送费 3 元,平台与负责跑腿的兼职骑手之间实行三七分账。

” 用户量、日活数都很可观,加上契合了热门的 O2O 模式,所以我们很快就拿到了融资。” 为了将模式成功复刻到其他城市,泊利开始投入资金在周边地市开展业务,大肆发红包、大量圈用户。免配送费、现金红包统统都用上了,” 用户量每个季度都成倍增长,大家对于项目都信心大增。”

融来的钱虽然很快就 ” 烧 ” 完了,但泊利却一点也不担心。在他看来,平台已经拥有如此庞大的用户基数,想要实现项目的整体盈利,只不过是时间问题。

” 只要有懒人,平台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生意。” 但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,许多大型外卖平台也悄然上线了便利商超的商品快送服务,外卖 + 便利商品在同一个 APP 内就能完成便捷下单,因此有不少用户卸载了这类单一 APP,为手机储存节省空间。这其中,就包括了泊利的 ” 简送 “,” 从那些平台上线商超配送功能后,我们每天的订单数就从六位数掉到了三位数。”

泊利告诉懂懂笔记,这些互联网巨头扶持的外卖平台,本身就已经占据了庞大的用户流量;加上企业资本雄厚,在新业务的推广上也肯下 ” 重本 “,通过大量红包铺天盖地拉新。而像 ” 简送 ” 这样的创业公司,自然就不是巨头的一合之将。

” 只要互联网巨头入局,无论是便利送、社区生鲜、美食配送还是家政服务、教育培训等等 O2O 小平台,都只能被迫出局。” 看着自己所创立的项目如今只能艰难维持,泊利很是感慨。业务内容高度重合,让 O2O 很快成为巨头们的 ” 角斗场 “,看似再有创意的项目,最终也只能成为 ” 猛兽 ” 们厮杀的猎物罢了。

VR 硬件:创业者跟风缔造的 ” 虚假繁荣 ”

曾经,只要在商超综合体里开一家 VR(虚拟现实)体验馆,再代理一两套 VR 娱乐设备,经营者就可以躺着赚钱了。然而随着 VR 行业的竞争加剧,同质化产品泛滥,众多经营 VR 设备的商家也渐渐陷入了经营困境,从事 VR 设备制造及内容开发的厂商大多风光不再。

” 硬件没市场,内容没载体,商家没动力。” 南山某科技园区内,VR 软件创企负责人徐猛告诉懂懂笔记,他和团队从事 VR 内容的研发已经有三年半的时间。作为涉足 VR 领域较早的创业团队,他算是见证了国内市场的跌宕起伏,” 最好的时候我买房买车,最差的现在我砸锅卖铁。”

曾认为站在 VR 风口上的他,带领团队创下过年营收超千万元的记录,华南市场许多 VR 硬件设备所搭载的游戏娱乐内容,均是出自他们之手。内容题材涵盖了幼儿益智、竞技赛车、角色扮演等等,也吸引了众多硬件厂商上门洽谈合作。

” 但这个爆发期不足半年,VR 行业就开始走下坡路了。” 徐猛表示,由于 VR 专业头显价格昂贵,导致其难以走进普通家庭。而商用 VR 设备的销售情况刚好相反,由于体验馆、游乐厅涉及 VR 应用的前景广阔,因此很多商家都纷纷斥资采购相关 VR 硬件,供顾客有偿体验。但这种火爆也导致了商用 VR 娱乐设备的泛滥,加速用户新鲜感的消退。

” 选择太多了,所以部分体验店之间也只好打起了价格战。” 在福田某大型商业中心经营 VR 体验馆的张小姐告诉懂懂笔记,这两年商圈的人流一直在增加,但进店光顾体验设备的用户却在不断减少,近半年的经营状况更是可以用 ” 惨淡 ” 来形容。为了减少开支维持经营,她每天都只开两台小型设备,除非周末或节假日,才会全部开启。

缺乏具有粘性的应用场景,内容的同质化严重,导致商家收益不如预期,于是在设备的维护和内容升级上,便开始减少投入,就更别提增添新 VR 设备的计划了。VR 硬件设备制造商因此备受打击,随着厂商的业务受挫,体验店整体不景气,内容研发团队的业务自然也就少了很多。

” 和我们同期起步的 VR 内容团队有不少,但大都都没能熬过 VR 的寒冬。” 徐猛透露,2017 年这一年,身边能叫得出名字的 VR 创业公司就倒了不下二十家,涵盖了硬件开发、内容开发和渠道代理等方面。更有部分支撑不住的创企选择 ” 半路 ” 转型,” 而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撑过 2018 年。”

那么,来势凶猛的 VR,为何会在短短的两年内就迅速 ” 退烧 ” 呢?除了家庭娱乐之外,VR 技术就不能应用在其他领域吗?

曾经尝试推动 VR 技术进入工业制造领域的创业企业负责人李有栗表示,美国波音公司就曾经利用虚拟现实技术,提升了工人在组装飞机网线上的效率,并节省了 25% 的安装时间。这就是 VR 在制造产业上的典型应用。

” 然而,国内制造业对于这项技术的接受程度很低,尤其是在密集型制造企业。” 他告诉懂懂笔记,随着《中国制造 2025》和多项国家战略的兴起,VR+ 工业的概念的确在不断升温,但大面积普及言之尚早。

传统制造企业不会主动投入大量的资金,用于改造设备提升效率,” 很多 VR 的行业协会都在推(工业应用),但总是雷声大雨点小,短期国内 VR 最普遍的应用,还只能是 2CD 的娱乐市场。”

生意惨淡的体验馆,忙着去库存的硬件厂商,还有接踵倒下创业者。一窝蜂导致了 VR 行业泡沫横生,也造就了 VR 市场的虚假繁荣。但 VR 娱乐毕竟不是消费刚需,因此也不难理解 VR 产业在与风口期失之交臂后,为何会重归理性。

资本逐利,而 VR 在 2C 市场的投资回报状况恰恰未能达到其预期。随着资本的大规模撤离,VR 软硬件领域的创业者自然一片哀鸿。最惨的莫过于那些像徐猛一样,在风口上 All in VR 的创业者,当行业泡沫被现实戳破时,发现已难回头。

网红店:想复刻 ” 排队 ” 营销,却搬起石头砸了脚

细心地读者可能会发现,一年前很多所谓 ” 网红店 ” 门口,动辄就有几十上百人排队,有时用户为了购买一杯饮料或一份小食,都需要等上一两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。

或许有人不禁要问,这些 ” 网红店 ” 出品的奶茶和糕点,真的值得那么多顾客用 ” 生命去等候 ” 吗?

为此,懂懂笔记也曾前往多网红糕点店 ” 某雪 “、” 某师傅 ” 做了体验,在排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队后,终于买到了奶茶、面包或是点心。品尝时发现奶茶的口感尚可,但并没有网传的那么惊艳,而口感一般的面包和点心,吃一两次还行,再多就感觉乏味了。

那么,这些网红店到底是靠什么支撑起一条条长龙的呢?

靠的就是社交媒体的 ” 加持 “。懂懂笔记曾在撰写《我开了家网红店,然后就 …… 黄了》一文时,接触过这样一位创业者。年轻的创业者大龙,因为受到 ” 某雪 ” 的影响,萌生了要打造一家地道美食网红店的想法。

有了想法和计划之后,他并没有急于开店。而是和几位伙伴利用互联网媒体和平台,在线上 ” 搞事情 “。他们创造了诸多思乡与美食的话题,在社交媒体上发表 ” 走心 ” 软文,形成了极大共鸣,更有不少网友因为内容 ” 扎心 ” 而转发,引发很多打工游子的思乡之情。

但是由于早期打印出来的手办都是纯色,所以需要买家自行上色,导致顾客嫌麻烦。于是,脑子机灵的他,又转型做起了无需 ” 专业 ” 技能的儿童玩具生意,顺带也做起了家长的手机壳生意。

然而,看似热闹的体验馆,却并不赚钱。阿志表示,开业一年后由于行业竞争大,所以 ” 体验 ” 项目也只能压低费用在做。因此,刨除耗材以及房租水电,赚到的钱也仅仅足够维持团队每月的开销。

再次认准 3D 打印未来绝非 ” 民用 “,而是会走向 ” 工业级 ” 应用的阿志,又在 2016 年底开始考虑起 2B 业态布局。

” 包括充电宝外壳、手表外壳、剃须刀外壳等等,我们尝试接了很多商业打样的单子,但最后都是因为精度不足而失败。” 在面向工业用户的时候,阿志和团队是毫无优势的:一是桌面级设备难以满足工业级模型的精度要求;二是工业级设备的价格太高,小团队无力承担,” 一台分辨率 60 微米的工业级 3D 打印机,价格普遍在几十万元,部分进口设备甚至超过了百万。”

既然折腾不了 2B,那就老老实实 2C 吧。就在阿志看清行业现实时,却发现用户对于 3D 打印的新鲜感已渐渐褪去,许多广州和深圳的 3D 打印体验店就像遭遇暴风,刮过就没了。许多 3D 打印体验馆开始转型成咖啡厅、书吧,供用户 ” 尝鲜 ” 的 3D 打印体验成了附属品。

” 不玩了,本身就不赚钱,现在还亏了钱。” 对于这两年的创业经历,阿志感慨道。唯一值得阿志自豪的,或许是自己曾赶上过一次‘风口’,而且活得也比同行久一些。

3D 打印的两难问题,一直困扰着无数跟风的 ” 阿志们 “。与其说他们是创业者,不如说他们更像是 3D 打印产业的蜂拥者,为了风口而 ” 打印 “,为了红利而创新。

在这个创业氛围最好的时代,每个年轻的创业者都是 ” 追风少年 “,他们耳听六路、眼观八方,一旦见到 ” 风口 ” 就毫不犹豫 ” 凑 ” 了上去,试图在风力还不是很大的情况下,找到属于 ” 腾飞升空 ” 的位置。

而他们中的很多人并没有考虑到,风口的风,有时只是稍纵即逝的 ” 飓风 “,有的是动静大却难成气候的 ” 阵风 “,即便是寻觅到靠谱的 ” 季候风 “,也容易在 ” 吹 ” 上天之后,摔下来 ” 重伤 “。

” 一窝蜂 ” 往往意味着 ” 恶性竞争 ” 的到来。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环境下,每个人的创业历程都无法补课,更无法复制。因此,对于他人的成功经验,创业者们还是要抓住其中的规律,想清楚自己的不可替代性,万万不可依葫芦画瓢。

看到话题发酵,他和朋友随后把话题内容往新开的美食小店引流。为了让店面看起来热闹,大龙花了三万块钱雇水军点赞好评,并撤去店内部分桌椅让顾客排队 ” 罚站 “,并花钱雇佣了专业排队机构后,店门口顺利地排起了长龙,随着朋友圈和自媒体的曝光增加,他的这家小吃店终于成了一家 ” 网红店 “。

然而,不满于现状的大龙,在盲目的扩张中,却没有把控好出品的品质。某美食点评上出现的一位美食大 V 的负面评价,成了大龙的 ” 网红店 ” 危机的开端。

” 完全称不上正宗,应该说是很难吃,沙茶太咸,无米果的皮都是酸的。” 这条评论,直指大龙和团队只顾营销和炒作,却忽略了食品与口感的问题。更有顾客表示,排了很久的队,结果吃到的东西却完全不正宗,往日受了 ” 恩惠 ” 而 ” 好评 ” 的水军也悄悄 ” 踢爆 ” 了他的炒作伎俩。

自以为聪明的大龙,最后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除了大龙之外,在国内餐饮圈有不少跟风而起的网红店,都在轰轰烈烈中诞生,然后在短时间内迅速衰败。

网红店的 ” 红 “,并不一定代表其出品品质就一定上乘。随大流凑热闹的人,既包括盲从的用户,也包括盲目的创业者。社交营销加上 ” 排队 ” 的策略,或许能够加速 ” 蚊店 ” 从小做大,但是这种加速也让更多网红店很快人去楼空。

如今昔日排长龙买杯饮料的场景依然还存在,而这其中是否有成功的经验和模式,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。

共享经济:大量入局的创业项目只是为了添堵?

能把 ” 租赁 ” 做成漫天的共享经济,此番景象堪称是中华大地上的一道独特风景线。

共享单车、共享汽车、共享雨伞、共享婴儿车、共享充电宝 …… 自打共享经济刮起飓风,人们日常生活中很多物件似乎都不用买了。出门开共享汽车,出地铁骑共享单车,下雨了用共享雨伞,进球场租个球、手机没电了租个充电宝 …… 正因为奇葩也有市场,大量创业项目趋之若鹜涌进 ” 共享 ” 的大门。

” 单车、汽车都有巨头介入,而细分领域也有创业者卡位了,市面上但凡能共享的都做绝了。” 想做 ” 共享 ” 项目,但却苦于没有好思路的胡涛,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在深圳水贝做珠宝的老徐。

两人对于 ” 共享大势 ” 一拍即合,决定利用各自的优势资源,打造 ” 共享珠宝 ” 项目。

胡涛告诉懂懂笔记,珠宝价值昂贵而且低频次消费品,许多女性朋友虽然会购买珠宝,但数量有限,款式也比较固定。他认为,出席社交场合较多的女性对于共享珠宝一定会有需求。

” 我们定制了好几个像自动贩卖机一样的密闭展示设备,将各式新款的珠宝装进去,用户只要通过微信或支付宝操作,就能租借一款共享珠宝。” 胡涛表示,当用户使用完珠宝之后,将其重新放入机器中。若远程人工通过视频采集设备检查发现产品没有损坏,就会在三个工作日内,完成扣款和结算,” 因为有些珠宝比较贵,所以一定要视频检测,不能像共享单车那样乱丢。”

价值 1000 元的共享珠宝,每 24 小时收费 50 元;价值 2000 元的共享珠宝,每 24 小时收费 100 元,费用以此类推。胡涛透露,在项目投放初期,团队曾推出过价值上万元的共享珠宝,但最终却因为磨损而作罢。

” 押金收多了,没人敢租用,押金收少了,损失划不来。” 共享珠宝的损坏问题,已经成了团队最头痛的问题。

他告诉懂懂笔记,如果芝麻信用分不足或使用微信操作的用户,需要交 300 元押金,然而他们所推出的珠宝里,大部分都超过了市价 500 元,而损坏却是常事。

甚至还有用户借了不还,占为己有。团队也曾尝试投放便宜的珠宝首饰,但由于看起来品相廉价,压根就没人想借,” 按照这个损失率,押金根本没法用于理财增值。”

虽然共享珠宝有潜在的市场需求,但是运营和损坏成本居高不下,开始让团队有点招架不住了。即便是珠宝商出身、资金雄厚的老徐,也开始觉得这样的投入是个无底洞,” 除了设备成本以外,每个月还要掏四五十万,支付团队工资、产品损失,还有许多场地租金。”

经过几次沟通之后,他和胡涛终于达成了共识,在支付团队遣散费之后,彻底叫停了共享珠宝项目。而大量 ” 存取 ” 设备和珠宝产品,也只能低价处理以求挽回损失。

” 共享不是伪命题,但部分国民的素质的确堪忧。” 共享经济虽便利了大众生活,但在商业模式上,却并不是很成熟。

许多共享项目是通过蓄存大量押金进行投资增值,从而获得项目收益。一旦押金用于投资遭遇危机,项目也将很快分崩离析。另外国民素质参差不齐,对于公共用具的爱护程度较低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类似共享运营机构的负担。

即便市场如此 ” 惨烈 “,目前依旧有大量的创业者认为,共享经济拥有无限的前景。只要有个好想法,有些资源,就要削尖脑袋往里冲。最后,大量失败项目所遗留下的 ” 共享残骸 “(专捡 ” 共享残骸 ” 的一条龙:今年都能过个肥年!),是会便民呢,还是给百姓添堵?

3D 打印:舆论热捧的背后是难言的尴尬

3D 打印作为与大数据、人工智能并驾齐驱的第三大风口行业,两年前曾话题不断,备受关注。然而这个看似充满朝阳的未来产业,却有不少创业者直呼:” 不玩了 “。

在《本想用 3D 打印 ” 人生 “,不想却被 ” 现实 ” 打败》一文中,懂懂笔记曾接触到这一领域的创业者阿志,在 3D 打印炒得火热的时候,毅然辞去稳定的工作,用多年积攒下来的积蓄开始了 3D 打印的创业路。

然而,当他的 “3D 打印体验馆 ” 建立起来时,团队却不知道要打印什么,甚至连正常的业务都没有。于是,担心项目就此落败的阿志决定要 ” 走出去 “。凭借着模式新项目新,阿志拿到相关创业扶持资金,并将体验馆搬到人流量密集的商圈综合体里,做起了 2C 的生意。

” 当时 VR 火了之后,各大综合体都开了许多 VR 体验馆,3D 打印也不例外。” 阿志告诉懂懂笔记,他在综合体里主要面向的目标群体,就是商场里的海量人潮。以 ” 快时尚 ” 为主题,他们决定面向年轻时尚群体 ” 打印 ” 卡通动漫手办。

关于作者: 创业君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