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位置: 首页 > 网络创业故事 > 正文

2次创业者韩迎:积攒8年“家底” 绕过APP做云服务

本文作者: 2年前 (2015-07-09)

在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中,诸如“脸萌”、“足记”等APP浮浮沉沉,有8年飞信运维经验的韩迎二次创业时没有继续做直接面对用户的APP,转而另辟蹊径,为APP开发者提供IM(即时通讯)云服务。37岁的韩迎在即将“不惑”的年龄觉得应该再搞点什么,“飞信业务下滑使我有二次创业的想法,在综合考虑各种各样因素后,选择了IM(Instant Messaging)云服务这个方向。”2次创业者韩迎:积攒8年“家底” 绕过APP做云服务

核心:积攒8年来“家底”开放

在做融云之前,韩迎在神州泰岳担任高管,主管飞信业务。“2007年,我们开始对飞信做技术支持和运营维护的工作,关于IM云服务的技术积累也在那个时候开始。”看着飞信从零起步到繁荣再到下滑,韩迎二次创业的心也一点点被点燃,而拥有“半互联网半运营商”属性,使他在创业初期就定位在或互联网或运营商领域。

2013年初,韩迎开始寻找创业方向,面对竞争强劲地IM APP领域,他谨慎评估“行业中已经存在腾讯、陌陌等巨头,再做一个即时通讯社交工具要想成功的概率不高。”但想到飞信8年的技术积累,韩迎又有了底气,绕过SaaS端(Software-as-a-Service软件即服务),专做PaaS端(Plartform-as-a-Service平台即服务),利用8年对飞信运营和维护经验,提供IM打包服务,将微信单聊、群聊等社交功能做成一个个SDK包,内置到App后台,免除了开发者在App社交应用的开发,既解决了众多开发者对App社交属性的需求,也为他自己的创业标明了明确的方向。

“我们是把积攒8年的‘家底’开放出去”韩迎笑言。正式上线半年年来,融云日活用户超过1000万,市场份额稳居行业内首位,取得这样的成绩,是在韩迎意料之中的。究其原因,韩迎说,“第一,我们采用的私有二进制协议能够承载海量用户,这在行业内是很少的;第二,性能绝对稳定,我们公开承诺不丢消息、不当机;后台的稳定性是我们运营飞信8年‘血和泪’的教训换来的。”

经验:创业不可着急

“从上线至今,我们没有收入,更别说盈利。”融云上线1年有余,仍然属于“烧钱”的状态,这是所有初创互联网服务端都要面对的状态。不过有“靠山”神州泰岳的支持,韩迎对资金并无忧虑。对于,互联网创业企业因多种原因出现“朝生暮死”的现象,韩迎道出自己的看法“创业这件事,1000人在想,1000人在做了,100人已经做出来,10人做得很好,所以创业还是要谨慎的。”

大学生创业,是不是应该鼓励呢?作为年龄和资历当属资深“老前辈”的韩迎,想法十分冷静。他认为大学生创业成功的概率比较小,主要原因是他们阅历、资源、人脉等创业必备的条件都不十分完善。“创业过程中必然会遇到困难,很多时候是考验人性的,必须有一批信得过的伙伴一起扛才行,这些都是在行业内积累才能慢慢找到”。

对“3W咖啡”、“JD+智能咖啡馆”等创业孵化器的出现,韩迎也十分肯定其出现的积极性,“很多创业者想到的只是一个点,这个点能不能实施,在孵化器中可以通过投资人们、创业专家们的建议,得到新的升华,减少走弯道的成本。”

梦想:做好眼前的事

70年代的生人,可能会对韩迎的梦想观深有同感。1999年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的韩迎,对自己未来的发展从未多想“现在的大学毕业生不同,当时的我们毕业后只有三条路可走:一是是进入国外厂商,例如爱立信、西门子、摩托罗拉等;二是是国内的“巨大中华”(巨人、大唐、中兴、华为);再而进入家乡当地运营商。”

关于“做融云是否在实现梦想”这样的提问,韩迎坦言,多年来的工作及近两年的创业,都不是为了纯粹的职业梦想,不过是抓住眼前的机遇而已。而说到想到达到的目标时,他略微地顿了一下,笑了,“现在每天忙得转不开身,根本没有时间想这个。”而后,他稍显严肃地说:“我现在最远想到的是带领团队有敲钟的那一天,现在只是想做好刚刚推出的融云IM2.0产品,以及为开发者提供的公众服务平台。”

相关文章